鐘山清風
福彩3d近1000期走势图
卷軸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卷軸 > 金陵廉史

一門清廉三進士

——明代南京江寧倪氏父子的故事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  更新時間:2019-06-21  

 

  倪阜墓志蓋,上書篆文大明故四川等處承宣布政使司右布政使倪公墓,現藏南京市博物館。 

 

  倪岳像,本圖選自清光緒年間《武林往哲遺著》。 

  1995428日,南京市博物館、江寧縣文管會聯合在南京市東山鎮腰二村將軍山東坡,清理發掘了一座古墓。經考證,這是一座明代墓葬,系“三合土”澆筑而成,拱頂,內壁修整光滑。墓室內面積很小,僅能容納一具木棺。在墓前發掘出一合石質墓志。 

  墓志蓋篆書“大明故四川等處承宣布政使司右布政使倪公墓”二十字,志文楷書陰刻,總計近千字。 

  根據墓志記載,墓的主人叫倪阜,其父為“南京禮部尚書,贈太子少保,謚文僖公”,兄為“太子少保,禮部尚書,贈榮祿大夫,謚文毅公”。倪氏父子三人皆為進士,入翰林院,明史中稱其“父子皆翰林,俱謚文”,榮耀之極。本地史料《萬歷上元縣志》贊其“衣冠之盛,為南都第一”。五百多年后的今天,我們仍可以追蹤倪氏“一門清廉三進士”的傳奇往事。 

  倪謙:以詩為媒的外交家

  倪謙(1415-1479年),字克讓,號靜存,應天上元(今江蘇南京)人,明正統四年(1439年)賜進士第三名(即探花),官至南京禮部尚書,死后追贈太子少保,謚文僖。 

  倪謙其人雖在《明史》中無傳,但在《明實錄》《明一統志》以及《明史》其他人物傳中略有記載,以才華出眾、溫德純厚著稱。其所著文集收入《四庫全書》,《四庫全書》稱“其文步驟嚴謹,樸而不俚,簡而不陋……而有質有文亦彬彬自成一家矣”。 

  天順三年(1459年),倪謙曾主持順天府(今北京)鄉試,由于他秉公行事,沒有錄取權貴之子,被誣告而遭流放。右都御史韓雍的墓志就記載:“翰林院學士倪謙主考鄉試,得罪于當路……下獄坐重典,公復力諍得戍。”雖遭陷害,但倪謙依然氣節不改,在《順天府鄉試錄后序》中寫道:“道濟天下而不以為德,澤被后世而不以為能。寵辱臨之而不驚,利害迫之而不變。”在流放期間,他以講學授課為己任,深受當地士人敬重。明憲宗即位后,倪謙復原職,成化元年(1465年)與兒子倪岳一起調入史局,編修《英宗實錄》。父子同修實錄,一時傳為佳話。 

  倪謙在歷史上留下的最大成就,是其作為明朝使臣出使朝鮮,為兩國在文化交流方面做出了重要貢獻。 

  明景泰元年(1450年),時為翰林院侍講的倪謙受命為正使出使朝鮮。倪謙在朝鮮期間,朝鮮國王多次以厚禮相贈,他都拒而不納。對于眾多的宴請,他也一一回絕。而與當地文人雅士,彼此倒是多有唱和,當時朝鮮文士大多熟悉漢文化,能使用漢字寫詩寫散文。倪謙的文采深為當地文士所推崇,其詩文在朝鮮廣為流傳。 

  倪謙以其高潔的品行以及深厚的學識,贏得了朝鮮官員的一致好評,維護了大明王朝的尊嚴,出色地完成了出使任務,并以“和詩”形式開創了明朝與朝鮮兩國間長達數百年的“唱和外交”。 

  回國后,倪謙將在朝期間唱和所得詩作,編為《遼海編》四卷,收錄了中朝文人所作詩文近三百篇,促進了兩國的文化交流。 

  倪岳:“銓政稱平”的倪尚書

  倪岳(1444-1501年),字舜咨,號青溪,倪謙長子,天順八年(1464年)進士,歷任侍讀學士兼經筵講官、禮部侍郎、禮部尚書、南京吏部尚書、南京兵部尚書等職。 

  倪岳在父親倪謙的影響下,自幼熟讀經書,《明史》記載“岳好學,文章敏捷,博綜經世之務”。明孝宗即位后,倪岳得到提拔和重用。弘治六年(1493年),倪岳拜禮部尚書。史料記載倪岳“勸帝勤講學,開言路,寬賦役,慎刑罰,黜奸貪,進忠直,汰冗員,停齋醮,省營造,止濫賞。帝頗采納焉。”當年,各地災異奏報不斷,倪岳于年底將四方災異集為一編,以時間為序,對每件災異加以分類,并引經據典,論述順天安民、勤政保民的思想。孝宗非常贊賞其憂國憂民之心,特下詔嘉獎。 

  弘治十三年(1500年),倪岳從南京回到北京任吏部尚書,在任期間知人善用,嚴絕請托,不沽名釣譽,《明史》贊其“銓政稱平”。據記載,倪岳在官員中享有很高的威望,“每盈廷聚議,決以片言,聞者悅服”。在職期間,他先后上疏言事百余件,軍政、經濟、禮儀無所不及,興利除弊,卓有成效。每當其奏疏批復傳出,即有人抄閱,廣為流傳。 

  倪岳謹遵父親的教誨,自覺傳承發揚倪氏清廉中正的家風。倪岳曾寫過一首七律《寄阜弟》,收入在他的《青溪漫稿》中,詩中教導弟弟倪阜為官要清廉,其最后一句為“平生家學君須記,只把清忠守一官”。 

  倪岳一生政績卓著,為官公正無偏私,深受百姓愛戴。如今位于南京市大光路西側,南起大光路、北至八寶東街西側的尚書巷,其名即為紀念倪岳所取。 

  倪阜:百姓不舍的好官員

  倪阜(1452-1508年),字舜薰,別號東岡,倪謙次子,倪岳之弟。成化十年(1474年)中進士,后入翰林院為庶吉士,歷任工部都水司主事、工部虞衡司員外郎、郎中、山東布政司左參政,正德二年(1507年)升任四川布政司右布政使,次年正月初九在赴任途中感寒疾身故。 

  倪阜自小聰明伶俐,勤奮好學,長兄倪岳在其成長過程中給他許多幫助。倪阜為官勤勉,是一位深得民心的清官。弘治六年(1493年),他被派到蕪湖督征賦稅。在蕪湖,無論他到任何地方,都盡心辦事,清廉自守,“盡心厥事,常廩外一無所取”。同年,倪阜升任工部虞衡司(管理山澤園囿、皮革骨角的機構,并司制造軍械)員外郎,“從容處分,條格井井,居三年,人鮮怨者”。 

  在任虞衡司郎中時,倪阜管理盔甲廠。當時廠中有許多權貴子弟,但倪阜沒有趨附權貴,處事很公道。后升任山東布政使司左參政,分守海右道,當地匪盜猖獗,聲勢浩大,地方官員束手無策。倪阜先孤身實地了解匪情,隨后巧妙設計擒獲匪首,其余部下作鳥獸散,大部分被官府招降,地方又恢復了安寧。后改守東兗,朝廷派欽差前來勘地,按照慣例,地方官員一定是要大加宴請、厚禮相贈的,但倪阜秉公辦事,并不逢迎,當地百姓因此免受騷擾,對他感激不已。 

  正德二年(1507年),倪阜升四川布政司右布政使,山東當地人不舍其離去,揮淚為其送行。次年,行至岳州(今湖南岳陽)時,倪阜一病不起,病逝于此。 

  據考古發掘簡報稱,倪阜墓“除墓前發掘一合石質墓志外,墓內未出土其它文物”,這種情況異乎尋常。從墓志志文可知,倪阜在赴四川布政司右布政使途中,“行次岳州,感寒疾,遂不起,蓋戊辰正月九日也。囊槖蕭然,至無以為斂,于此可知公之廉矣”。這段文字透露了倪阜墓之所以沒有華麗的陪葬品的原因,即墓主倪阜是一位死后連辦喪事的錢都沒有的廉潔官員。墓志和墓葬兩相印證,展現出了一位至為廉潔的士大夫形象。 

【打印此頁】 【關閉窗口】
鐘山清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