鐘山清風
福彩3d近1000期走势图
卷軸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卷軸 > 警示教育

揪出環保局里的“內鬼”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  更新時間:2019-08-07  

  2018年9月、2019年2月,廣東省汕頭市潮陽區環保局原副局長陳洪平、潮陽區環保局環境監察分局原第三組組長王梓洪先后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,并移送司法機關處理。2018年10月,陳洪平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,并處罰金20萬元;2019年4月,王梓洪被判處有期徒刑8個月,并處罰金10萬元。

  得知以上結果,潮陽區紀委監委辦案人員長舒了一口氣,總算給了群眾一個交代。

  練江是潮汕人民的“母親河”,卻長期持續受到污染。為何相關整治收效不大?除了環保基礎設施尚未完全建成等因素外,環境違法行為屢禁不止,也是原因之一。這里面是否存在執法不力,甚至辦“人情案”“金錢案”、充當“保護傘”的現象?一年前,潮陽區委要求區紀委監委加強環保領域監督執紀問責,區紀委監委迅速抽調精干力量,成立了專案調查組。

  從何查起?調查組成立之初一度陷入迷茫。經研判,調查組將排查環保執法卷宗及巡查記錄作為切入點,輪番把近年來的執法檔案翻了數遍。他們發現,不少污染企業被輕罰或不處罰,甚至沒有依法關停取締。

  其中,兩宗處罰案件引起他們的注意:2013年,區環保局查處谷饒某針織廠私設印花工廠,原擬罰款20萬元并責令停產,但最終卻作出“暫不處罰”決定;西臚鎮陂頭村某非法石材廠被區環保局取締后,仍長期違法生產。

  “這不正常。”調查組立即前往摸查,由于違法企業偷排一般在夜晚,辦案人員時常蹲點至凌晨。

  “中央環保督察組將于7月6日離汕,停產避查的違法企業必定急于復產。”潮汕民俗通常是擇日開工,而7月6日前后幾天只有7月5日是“黃道吉日”,調查組決定在這一天出擊。

  果不其然,這兩家企業確在當日復產,且谷饒某針織廠經營者鄭某民還存在其他違法行為,公安機關依法對相關人員予以行政拘留。

  而在調查他們的通訊往來及轉賬記錄時,調查組又有了新發現:陳洪平竟多次教唆其如何應對環保執法檢查,鄭某民還保存有給陳洪平的轉賬記錄。

  抽絲剝繭,順藤摸瓜。鄭某民交代曾向陳洪平、王梓洪等公職人員賄送錢物以及為其他環保違法企業充當“掮客”等事實。

  然而,對陳洪平的審查調查工作并不順利。留置初期,陳洪平急于辯解涉案問題,避重就輕,企圖窺探辦案人員的“虛實”。

  “長達22年的軍旅生涯,加上公安邊防派出所所長的履歷,讓陳洪平的抗壓能力、反調查意識比一般人強出不少。”“但是,他個性張揚、容易暴躁、沒有耐心,肯定比我們急。”一場心理博弈由此拉開序幕。面對陳洪平的“急”,辦案人員以“緩”應對,有意不與其“正面交鋒”,而是宣講政策。這種“冷處理”讓陳洪平陷入迷茫和焦慮——某次談話結束時,陳洪平欲言又止,甚至試圖挽留辦案人員。辦案人員斷定:陳洪平的心理防線開始動搖。

  看準時機,辦案人員對陳洪平加大訊問力度。在歷經僥幸、緊張、焦慮、悔過等心理過程后,陳洪平終于放棄“抵抗”,將受賄及充當環境違法企業“保護傘”等違紀違法問題和盤托出。

  與陳洪平截然不同,王梓洪是一個性格內向、多疑、情感不易外露的人。被留置后,王梓洪始終表現得十分“淡定”。面對辦案人員,他情緒不激烈,但也不開口。

  彼時,王梓洪的父親病重,子女面臨就業,且中央環保督察期間工作壓力大,在陳洪平被留置后,他每天其實都處于焦慮不安的狀態。辦案人員據此判斷,被留置后,他反而得到了一種難得的“安寧”。

  王梓洪越“冷”,辦案人員必須越“熱”。在敏感地覺察到王梓洪常以某知名高校畢業生自傲后,辦案人員便從理想抱負、工作履歷、家庭背景切入,促使其打消戒備,同時多次安排談話,打破其緘默寡言的狀態。終于,當辦案人員談及其病重老父親的一刻,王梓洪長期被壓抑的情感瞬間爆發,愧疚、悔過的眼淚奪眶而出,開始交代問題……

  由于貪欲膨脹,陳洪平、王梓洪心甘情愿成為被“圍獵”的對象。對于“黑心”企業主送來的好處,陳洪平等人照單全收,甚至還曾以微信支付金額不足為由,向企業主索要微信“紅包”,而王梓洪在調離分管片區前還到企業“告別”收錢。他們都付出了應有的代價。

【打印此頁】 【關閉窗口】
鐘山清風